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消费行情 >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2020-09-27 10:25 浏览: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郭相杰、杜秋香,病例实验室高级实验师路健。

  三教授尸体解剖“上演”声东击西 公开叫卖!

  2017年8月1日,山西医科大学-法学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郭相杰、杜秋香受托,亲自前往孝义市公安局《尸体解剖验尸室》,对受害人 民工白张青的尸体进行解刨,以鉴定死亡原因。其《简要内容》如下:

  ●片段一、11:02:16,如上图所示解剖发现:白张青右侧胸小肌外侧缘严重出血 局部水肿。

  ●片段二、4分多钟后,亦即11:06:28,孝义市公安局法医岳维平 马上就赶到!

  ●片段三、11:08:03,岳维平刚进门不到两分钟就接听了第一个电话、接受了第一道指令。承诺:噢!…嗯!

  ●片段四、11:08:11,鉴定人郭相杰第一次安排:现在是表层的皮肤没有问题。现在,下面回头取了以后,我再往下做!下面都取一下,那边(右侧腰后背)再看看!、

  ●片段五、11:09:12,鉴定人郭相杰度量:胸大肌的深层,胸大肌的深层边可见一个:“十三点五乘四!深,这么深?深是个一公分!”(大出血:13.5cm×4cm×1cm)。

  ●片段六、时隔2:16秒,亦即11:10:27,鉴定人郭相杰第二次安排:一会儿,不行,看一下背后!背后! 不行,从背后切开看一下!

  ●片段七、11:10:31,公安法医岳维平“涉嫌”刻意干扰家属注意力:手机不能偷拍!以掩护“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病理实验室-高级实验师-路健”干预尸检。

  ●片段八、又时隔16秒,亦即11:10:43,鉴定人郭相杰第三次安排:一会儿,打开看一下这块的后背(右侧肩后背)!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片段九、又时隔4秒,亦即11:10:47,路健直接上前“刻意拍着郭相杰的右臂”阻止道:侧面看一下就行!要控制,要控制呢!…… 肯定在“腋下”呢!

  关键时刻,辅助鉴定人路健直接上前阻止鉴定人郭相杰检验该出血部位对应的右侧腰后背。并诱导郭相杰检验没有一点伤情的“该出血部位的侧面——胳肢窝,或者右肩外侧”。

  以“控制”检验死者后背的事态进一步发展。亦即,深怕“死者白张青因伤而死”的真相被暴露。当时,“伤势”已成定局,但是,伤势的形成机制,亦即,伤势是怎么形成的?关键还要找到其受力部位在哪里?如果能够找到受力的部位。进而,根据其尸表伤痕的形状、大小和位置,再结合案发现场的实际,就不难找到打击死者白张青的凶器,或凶手了。

  此时,众目睽睽之下,针对路健如此“极端露骨”的不法行为,郭相杰嘴巴撅的老高 两眼皮下垂,满脸显示出极端地不悦和抵触。甚至,连正眼都没瞧路健一下!不过,或许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演戏吗!得逼真!

  ●片段十三、11:11:51,鉴定人郭相杰问(见证人):“他穿的啥衣服呢?怎么了?蹭到这里”“顶住死者的后背上了!是吧?”其中一见证人:不知道!

  此时,鉴定人郭相杰借以“向见证人家属询问的口吻”而故意讲明《要害部位》之言行。既好像是在故意与路健“斗气”!又好像是在向法医岳维平直接暗示,或施压!以尽快促成交易和加码。所以就直接道出了死者白张青“遭受外力打击的部位”就在其“后背”。

  ● 片段十六、,11:12:33,岳维平接听第二个电话、接受第二道指令。答应:“噢! 嗯!嗯!嗯!”

  ●片段十七、11:12:37,岳维平接电话同时,路健画外音催促:告给他们,赶紧过来解决!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片段十八: 11:13:03,郭相杰竟然按路健之所说,在死者右肩外侧“毫无一点伤痕的皮下”草草割了几刀!不了了之。(涉嫌:郭相杰闻言路健已经下达指令“让岳维平通知对方来买单”。所以,郭相杰随即按照路健的旨意草草了事——立即停止了“对白张青后背”的检验。)

  一、尸表观察 前胸是未见异常 ,但是,后背有钝器打击伤。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如上图1所示,死者肩后背、心脏对应的胸部皮肤,及其浅层肌肉。右侧腰后背,亦即右侧胸小肌外侧缘对应的右侧胸小肌外侧 前面皮肤,及其浅层肌肉均未见异常。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如上图2所示,死者肩后背尸表,亦即心脏对应的后背皮肤。右侧腰后背尸表,亦即右侧胸小肌外侧缘对应的后背皮肤。不仅尸表淤青满满,而且皮下严重溢血。

  二、尸表检验 身体左侧 从头到脚 满目伤痕 惨不忍睹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如上图3所示:2017年8月1日,白张青《尸表检验》:1、双眼球睑结膜轻度淤血; 2、左眼角外眦下方皮肤可见1.0cm×0.8cm表皮擦挫伤,切开未见皮下出血;3、鼻背正中及左侧鼻背部分别可见0.5 cm×0.5cm、0.2cm×0.1cm表皮擦伤;4、鼻唇沟左侧有一0.56cm×0.1cm弧形擦伤;5、左肘关节外侧可见3.0cm×3.0cm擦挫伤;

  三、尸体解剖 死者不仅心脏破裂,心包填塞;而且右肩锁骨下方,胸大肌的深层有严重出血、水肿。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如上图4所示:不仅,死者心脏左心室前壁有1.5cm长破口,呈‘L'型 ,破口与左心室腔贯通。打开心包,腔内有血液及凝血块约500ml。而且,死者右肩锁骨下方,胸大肌的深层,胸小肌外侧缘,右面胳肢窝里,右侧胸小肌外侧缘可见13.5cm×4cm×1cm的出血、局部水肿。

  四、分析说明 1、死者死前4小时内曾遭受外力打击。2、谎称:死者出血、水肿部位对应皮肤、浅层肌肉、肋骨及肋间肌均未见异常。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但是,▲如上图5所示:2017年10月9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编号为:2017-F-62的《司法鉴定检验意见书》分析说明却显示:根据尸体解刨和病理组织学检验所见,白张青右侧胸小及外侧缘出血、水肿,说明该部位生前曾遭受外力。“但该部位对应皮肤、浅层肌肉、肋骨及肋间肌均未见异常。因此,依据现有条件无法准确判断其形成机制。”……分析认为该损伤为白张青死前4小时内形成。……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左图:前胸尸表未见异常 中图:身体内右侧锁骨下方有出血、局部水肿 右图:右侧腰后背有钝器打击伤

  其实,▲如上图6所示:(中图)该出血部位对应的(左图)“前胸”皮肤、浅层肌肉、肋骨及肋间肌是均未见异常。可是,如(右图)对应的右侧腰后背的尸表却有一块呈黑紫色的淤青。而且,《司法鉴定检验意见书》(二)案情摘要 第二页 正数第6行 :孝义市公安局尸表检验照片亦显示…… 肩背部及右侧腰背部尸班内可见出血点。如是,该部位对应的后背皮肤、浅层肌肉肯定不正常。

  从而证明:鉴定人如上图5所说“但该部位对应皮肤、浅层肌肉、肋骨及肋间肌均未见异常。”完全违背客观事实。没有检验该对应的明显有异常现象的后背皮肤、浅层肌肉、肋骨及肋间肌。怎敢乱言?妄下结论!虚假鉴定昭然若揭。

  五、警医勾连 就此,在白张青《尸体解剖》后,仅仅时隔1天的2017年8月3日,柱濮镇派出所就枉顾事实,特为医科大鉴定中心出具《情况说明》谎称:经查,……白张青……7月6日,从中午12时左右一直到下午19时左右一直在帐篷内休息。

  变相指使山西医科大中心及其鉴定人郭相杰、杜秋香按照其“因病而死”之意图和目的做出“虚假”《司法鉴定检验意见书》,并据此枉法下达《拒绝立案通知书》,执法犯法,恶意制造冤假错案!严重侵害死者权益!

  法律法规:《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第六条 司法鉴定人应当科学、客观、独立、公正地从事司法鉴定活动,遵守法律、法规的规定,遵守职业道德和职业纪律,遵守司法鉴定管理规范。

  六、司法腐败在白张青《尸体解剖》后的第六天,2017年8月7日,亦即,司法鉴定人郭相杰在其办公室“私会了”由山西医科大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带领的诉讼当事人刘长生的委托人——妻外甥女婿汪某(化名)。

  

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三教授尸体解剖”被指故意做虚假鉴定 !

 

  ​

  ▲如上图7所示:从左向右,鉴定人郭相杰 中介人、诉讼代理人

  尤其,更为令人吃惊的是“诉讼当事人的委托人下身也穿着“清一色”山西医科大中心的“紫色工裤”!

  且还强词夺理:“他是去了医院抢救死的,哈!医院还花了两三千呢!票全在呢!院前死亡,你抢救我的啥呢?院前死亡,你直接放太平间就对了,抢救啥呢?”

  法律法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修订版)司法部令第132号(自2016年5月1日起施行)第一章 总则 第五条 司法鉴定实行鉴定人负责制度。司法鉴定人应当依法、独立、客观、公证地进行鉴定,并对自己作出的鉴定意见负责。司法鉴定人不得违反规定会见诉讼当事人及其委托人。

  七、违反流程 死因鉴定违反法定程序:拒不分析损伤、疾病与死亡的关系。

  第一、如上图5所示:2017年10月9日,山西医科大学司法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编号为:2017-F-62的《司法鉴定检验意见书》分析说明却显示:根据尸体解刨和病理组织学检验所见,白张青右侧胸小及外侧缘出血、水肿,说明该部位生前曾遭受外力。……分析认为该损伤为白张青死前4小时内形成。……

  意见书明确显示 充分证明:白张青死前4小时内曾遭受外力。

  第二、2018年8月1日,白张青尸体解剖结束,鉴定人郭相杰给白张青女儿解说:心脏是破了。这个伤,有外伤的可能,也有疾病的可能,外力打击心脏也有破的,但是,是比较大的外力。

  你爸冠状动脉的堵塞也有两条已经达到4级,也就是说堵塞已经达到了75%的程度。但是,还有一条仅仅是堵塞一半。也就是说你爸犯有冠心病。心肌不是要供血嘛!堵死了之后,本身就堵的,是吧?然后,再有一些情况(如遭受外力的打击),不就更堵了吗!破口就在“狭窄”的下方。(有录像为证)

  鉴定人明确表示 分析说明:白张青是在冠状动粥样脉硬化性心脏病的基础上,遭受了“外力打击”并发“心脏破裂”。

  因此,根据公安部关于《刑事案件现场勘查规则》“法医病理鉴定”,俗称【尸体鉴定】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确定死亡原因 主要在于确定自然死亡(病死或老死)还是非自然死亡(暴力死亡),同时存在损伤与疾病。要分析损伤、疾病与死亡的关系。才能提出鉴定意见。

  但是,山西医科大中心及其司法鉴定人郭相杰、杜秋香却反其道而行之:完全违背《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五条 司法鉴定人应当依法、独立、客观、公证地进行鉴定。熟视无睹法定流程:拒绝分析损伤、疾病与死亡的关系。“假借”柱濮镇派出所特为其出具的一份“伪证”《情况说明》。仅凭疾病,枉顾损伤即妄下【鉴定意见】称:白张青是在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基础上,因心肌梗死并发心脏破裂致心包填塞而死亡。枉法认定:“白张青是因病而亡”。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 行政行为有“违反法定程序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亦即“违反法定程序的行政行为一律无效”